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琅琊榜史料本 > 第三百三十一章:短暂的和议

第三百三十一章:短暂的和议

    韦孝宽和林炎双双回到玉璧城,看到达奚武的军队堆在玉璧城外,和玉璧城守军吃吃喝喝。</p>

    达奚武坐在雪地边烤肉起来,见到韦孝宽回来了,达奚武大笑起来</p>

    “哈哈哈哈!孝宽,伯念!你爷俩要是跟我一块去打平阳,就省事很多了,不过我到平阳的时候,听说随公败退了,段韶果真厉害!”</p>

    韦孝宽坐在火堆边,开始割肉,韦孝宽道</p>

    “我也有麻烦事,太师的母亲,一直停留在齐国国境内,其实,太师想念母亲很久了,我这次和伯念回来,就是专门想办法把太师的母亲救出来的,可是太师的母亲到了哪里去了呢?”</p>

    另一方面,宇文宪和宇文忻、蔺九三人一路往边境赶。</p>

    宇文忻对宇文宪说</p>

    “最近齐国那边又在造势了,听说他们请来了王俊生的后人,把琅琊榜的前三改成了段韶-斛律光-高长恭。”</p>

    宇文宪说</p>

    “高长恭是谁呀?我不知道,蔺九,你知道吗?”</p>

    蔺九道</p>

    “是高澄的儿子,听别人说,他的相貌太像女人了,有种阴柔的风格,所以呢,行军打仗都不得不戴着个面具,不然底下将士看了不服气。”</p>

    宇文宪“奇了怪了,还有这回事...”</p>

    高湛仍旧停留在晋阳,不过这个时候,斛律光率军回来了。</p>

    斛律光兵不血刃,赶走了达奚武,可是刚刚回到晋阳的时候,却发现城门口有很多老百姓在哭泣,一群齐军正把缴获的战利品夺回来,又见一边的马夫赶回来了很多幼马。</p>

    段韶狂怒道</p>

    “有时候打仗太稳妥也不行,要是我知道突厥死了这么多的战马,我就带兵杀过去,把他们全俘虏后全部杀光!好解解我的心头之恨!”</p>

    高湛抱着斛律光大哭起来</p>

    “斛律将军,您回来了,您终于回来啦!”</p>

    任城王高湝拉了拉高湛,道</p>

    “陛下,敌军已经败退,别哭了,别哭了....”</p>

    此时,只见一批齐军戴着斧子和镐子从晋阳城内走出,斛律光疑问道</p>

    “你们...你们...你们这是为什么?”</p>

    士兵道</p>

    “奥,大将军,咱这是要去黄河边凿冰了,周国和突厥老是犯边,咱也没办法啊...”</p>

    士兵们一路走开了,斛律光叹气起来,高湛指着斛律光狂喜道</p>

    “哈哈哈!斛律光,朕...朕要封赏你,重重的封赏你!朕这就回邺城,重重的封赏你!”</p>

    高湛便上了马往外狂奔,斛律光叹道</p>

    “唉,国家当年常常有吞并关陇的志向,可是如今却要凿冰抵御关陇的进攻?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也是在是因为当权之人喜欢声色犬马啊!”</p>

    一名来自于关东的齐国探子被韦孝宽的部下抓住了,甄都把探子抓到了韦孝宽面前,探子大哭着求饶</p>

    “啊啊啊!韦将军饶了我吧!我上有高堂老母,下有三个孩子,饶了我吧,饶了我吧!”</p>

    韦孝宽哼哼笑了起来,他问这探子说</p>

    “杀你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你把我的这封信交到邺城,就说我大周,愿意和大齐友好相处,怎么想,全靠你们圣明皇帝了,不过,没点好处怎么行呀?”</p>

    俘虏的探子带着信刚一跑,北齐求和通商的使者来到了玉璧,另一方面,北周负责谈判的使者尹公正也来到了玉璧城。</p>

    韦孝宽和林炎退到后堂去,听着周齐两国的使者在聊天。</p>

    尹公正道</p>

    “要说通商,也是可以的,不过你们得答应咱们一个条件!”</p>

    北齐使者笑着说“奥!好好好!请说,请说!”</p>

    尹公正道</p>

    “当初,我们宇文太师的母亲,还有我大周皇帝的姑母留在了齐国,你们能把她们归还回来,我们便可以友好通商!”</p>

    北齐使者二话不说就点头道</p>

    “哈哈哈,好呀好呀!我这就回去跟陛下说!”</p>

    韦孝宽对林炎道</p>

    “看来太师的母亲,在齐国的手里啊。”</p>

    林炎惊了起来,他轻声疑问道</p>

    “岳丈,他们会不会杀人质啊?”</p>

    韦孝宽捋捋胡子,他说</p>

    “嗯...不会,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呐!”</p>

    齐国使者回到了晋阳,对段韶说出了这一事实。</p>

    段韶对大家问“各位,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了,其实,宇文护的母亲和宇文邕的姑母一直就住在中山宫,本来我们是打算出了什么事情,再派人去把她们挟持过来,可是现在周国主动去提这件事情了,我们也实在是没办法了。”</p>

    高长恭对段韶说</p>

    “平原王,我们还没和周国打仗,不必要这么害怕他们吧?”</p>

    段韶敲着桌子,他说</p>

    “我也想不和谈啊,当年我们压着宇文泰打,多风光啊?如今闹成这个样子,可是上下兵马,无缘无故的就去黄河凿冰,我们西北几百里的土地又被突厥劫掠一空,朝廷上下人心惶惶,晋阳想打仗,这还不行,邺城想打仗,那才真的行。”</p>

    高长恭这下不说话了,段韶对大家疑问道</p>

    “大家看看怎么想吧,和谈还是不和谈?”</p>

    斛律光叹道</p>

    “要说和谈,那也是可以的,我们还有机会修养几年,到时候东山再起也不怕,现在....”</p>

    家奴跑到家里来,对斛律光大哭道</p>

    “不好啦,不好啦!陛下疯狂殴打乐陵王(高百年),只是因为乐陵王学写字,写了几个‘敕’字,陛下认为这是欺君之罪,疯狂地殴打他,现在他已经濒临死亡了呀!哎呀这怎么办呀!千金怕是要守一辈子活寡了呀!”</p>

    斛律光大惊,他起身,二话不说离开了晋阳的郡守府。</p>

    段韶闭上眼睛,跟着大家叹气起来,高延宗对高长恭说</p>

    “兄长,如今的邺城,已经这样了吗?”</p>

    斛律光快马加鞭回到了邺城,而这个时候高百年奄奄一息,他依旧向高湛求饶</p>

    “饶了我吧...陛下...我...我只有九岁...饶了我...饶了我...我愿意做一辈子的奴隶,什么都不要...什么都...”</p>

    高湛狂怒起来,一棍子打死了高百年。</p>

    高百年死了,而这个时候家奴对着斛律光哭泣起来</p>

    “老爷,老爷,千金她,她绝食自尽了呀!”</p>

    斛律光更加紧张,他来到斛律氏的房间内,只见自己的女儿紧紧抓着高百年送给她的玉玦,没有松开,斛律光哭着把女儿的手松开,把玉玦拿了出来,又把女儿的眼睛遮盖住,哭着说</p>

    “女儿呀...你才十四呀...怎么会这么笨呢?”</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仙者 江尘烟晨雨 吞噬星空 妖刀记 凡人修仙传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