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琅琊榜史料本 > 第二百六十四章:再见了,关中大地幕后的孔明

第二百六十四章:再见了,关中大地幕后的孔明

    梅长苏把信收起来,哭的泣不成声。</p>

    萧詧来到营帐外,见到梅长苏哭成了一个泪人,倒在地上,起不来,萧詧便问</p>

    “老师,您为何哭成这个样子?”</p>

    梅长苏被拉起来,他哭泣道</p>

    “做人难啊!忠于大梁难,忠于百姓难啊!是要忠于百姓还是要忠于国家?难啊!令绰所言,句句刺我心啊!忠于大梁,就是不忠于百姓,忠于百姓,就是不忠于大梁啊!庭生,老师要回到关中去,老师以后只想忠于百姓,那你会不会拦着我啊?”</p>

    萧詧道</p>

    “老师,您如果去关中的话,那我也拦不了您!”</p>

    如今苏绰已经病危了,宇文泰带着八柱国十二大将军及韦孝宽、长孙家族等关陇望族成员前来探望他,苏绰躺在床上,由于过度的劳累,苏绰的肝脾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衰竭,苏绰说不了几句话,一喘气,剧烈的疼痛就会涌上心头。</p>

    宇文泰说</p>

    “令绰,你劳累如此,我怎么还得起啊!”</p>

    在宇文泰身边,九岁的苏威哭的泣不成声。</p>

    苏绰说</p>

    “无畏(苏威的字),记住,好好继承我的愿望,现在关中的赋税还是很高,你要做的就是降低它,什么时候天下会统一?这也是个未知,大丞相,有件事情,不知道您能不能做,但是不能做,后人也得完成!”</p>

    宇文泰问</p>

    “是什么?”</p>

    苏绰说</p>

    “寺庙,我给长苏的信,提及了寺庙,梁国灭亡,上下昏庸是个原因,但是寺庙的无限制的扩张也是原因,自晋以来,战乱已经持续了两百五十年了......”</p>

    “一定要有人解决这种问题,我们国家,得到土地耕种的百姓并不够多,可是种地也是劳累活,人的贪婪是很难算计的,他们总是想不劳而获,寺庙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如果这样的话,种地和脚踏实地做事情的人越来越少,人人都想着去当和尚,那哪还有人愿意去为国家办事呢?”</p>

    宇文泰握住苏绰的手,默默点头,苏绰说</p>

    “令绰就说这么多了,我...我想和各位柱国大将军说些事情,让他们都靠过来,让孝宽也靠过来。”</p>

    于谨靠到了苏绰身边,苏绰对于谨说</p>

    “于将军,当初您提出了西迁天子的策略,而您又向大丞相交出鞍马,以明心志,所以,以后国家的清廉,要有您来担待!”</p>

    于谨握住苏绰的手,说</p>

    “令绰,您要撑过去,撑过去啊!”</p>

    苏绰对独孤信道</p>

    “如愿,您....要带好长林军,可是,长林军一定要听国家的号令!这一点,您要算计好,我没有办法想更多策略了,这事您要和大丞相仔细斟酌。”</p>

    独孤信也握住苏绰的手,说</p>

    “如愿知道了!”</p>

    苏绰道</p>

    “孝宽!”</p>

    韦孝宽抱拳,他知道苏绰这是在布置遗言,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韦孝宽抱拳后低头,心中很是悲痛。</p>

    苏绰道</p>

    “孝宽,当初萧宝夤造反,是你请我去朝廷,可是当时的元魏太腐败了,我没有去,我知道你擅长布置细作,修筑工事,不要太为难老百姓...不要花国家太多的钱...”</p>

    韦孝宽</p>

    “令绰大人,上天保护着您,您绝不会有危险的!”</p>

    苏绰嘴角一动,他微微一笑,说</p>

    “既然我在这动荡的天下中活了下来,那我总不能白白活着,让我再看看关中的大地吧...”</p>

    大家小心翼翼,把苏绰扶出了府邸,由于他肝脾疼痛,只能躺在车子上,各位柱国大将军把他推到了一处山坡上,山坡之下都是耕地的百姓,或许眼前的这一切能让苏绰更加满意一些。</p>

    残阳落下,苏绰望着这黄昏,想起了自己治理关中的这短暂的十八年,又想起了韦孝宽说的那句话</p>

    “别嘛,苏先生,您跟着咱们,到时候去见贺拔都督,那您以后就飞黄腾达了,咱们官做大了,才能为了天下苍生啊,不然的话,咱们就是芸芸众生了,跟着去吧!”</p>

    苏绰看见老百姓们都聚在一起,这些老百姓见自己出现在一处山坡上,自发地把家里面的余粮都装好,爬上山坡,想要把粮食送给他。</p>

    宇文泰抱拳“哎呀,你们送的这些东西我们怎么收的下啊!”</p>

    独孤信“乡亲们,谢谢你们了,令绰大人的性格你们都清楚,这些都是你们的粮食,我们没资格拿啊,拿回去吧!”</p>

    于谨“拿回去吧,给自己的亲人吃吧!”</p>

    韦孝宽“都拿回去吧,你们今天能给我们送粮食,说明我们做的事情没有错。”</p>

    苏绰闭上眼睛,他悄悄离开了大家,享年五十二岁(注:正史中苏绰年仅四十八岁),宇文泰回头,见苏绰离世,顿时情绪失控,倒在地上捶地大哭起来,身边的柱国大将军们把宇文泰拉起来,宇文泰推开众人,他来到车子边,哭着说</p>

    “令绰平生谦逊退让,崇尚勤俭简朴!我想成全他平生的志愿,但又恐怕庸碌之徒不能理解;如果给他追封官爵,又违背了过去我们相知相近的友谊。我实在是进退维谷,拿不定主意啊!”</p>

    独孤信对宇文泰说</p>

    “想当年,那晏子是齐国贤能的大臣,一件狐皮衣就这么穿了三十年。他死后埋葬,齐景公只派了一辆车去陪伴他,为的是不辱没他平生的志向。令绰生平清白,谦让自居,所以,葬事应当从简,以表彰他的美德。”</p>

    (注:历史上这件事情是一位叫做史麻瑶的人提议的,并非独孤信,由于此人出现率太低,这本书改成了独孤信)</p>

    宇文泰“是啊...如愿说得对,如果我不能完成令绰的志愿,我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他呢?”</p>

    梅长苏骑快马回到长安,这个时候他在地上见到一片白色的纸钱,他拾起纸钱,只见空中飘来更多的白色纸钱,一边有许多农民在自发地给苏绰哭丧,梅长苏走了过来,问农民</p>

    “乡亲,怎么这么伤心呀?”</p>

    那农民告诉梅长苏</p>

    “令绰大人去世了,我们真担心他的继承者不能给我们留下一片太平的世道啊!”</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仙者 江尘烟晨雨 吞噬星空 妖刀记 凡人修仙传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