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琅琊榜史料本 > 第一百六十七章:朝堂论礼(邺城)第一部分

第一百六十七章:朝堂论礼(邺城)第一部分

    (注:这一章结合历史,将会是这本琅琊榜的第二次朝堂论礼环节,第一次的朝堂论礼发生在南朝梁建康的文德殿前殿上,以贺琛vs周玄清为主,最后周玄清输了,这里将会是言豫津/萧景睿vs东魏群臣,整个论礼将更加复杂一些,且不再局限于“礼”这里论的是北朝和南朝对于中原汉族政权的正统性问题)</p>

    高欢听说宇文泰正在攻打恒农,还把恒农给打了下来,北方柔然又集中十万大军攻打东魏的边境,高欢只能先把棘手的柔然人给打败,再去对付宇文泰。</p>

    高欢也引兵十万,从邺城出发,浩浩荡荡地朝着东魏靠着柔然的边境而去,并留下高澄作为东魏的尚书令,让高澄“监国”。</p>

    高欢带兵来到了中山郡,到了半路,听说柔然军队突然不动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p>

    段韶和斛律光是这次抗击柔然战争中的先锋,他们击败了零星入侵到北方的柔然人,听闻探子来报,柔然似乎没有大举入侵的迹象,并州方面的柔然军队也被东魏打跑了,看来边境上没什么大战打起来。</p>

    但是高欢不敢松懈,他带着大军停留在了并州,谁知道阿那瓌可汗下一步到底要做什么呢?</p>

    由于高欢想消灭宇文泰,故而东魏和南朝梁和好了,大家互通有无,南朝要派出使者出使东魏,要派谁去呢?</p>

    大梁选择了言豫津和萧景睿,他们俩人现在赶到了黄河河边,这是他们第一次踏入中国北方的大地去。</p>

    俩人要过河,只见大船上载有许多牛羊,羊群咩咩叫,萧景睿道</p>

    “我见过一只羊,两只羊,没见过这么多的羊,牛也是,这次到了北方算是开开眼界了。”</p>

    言豫津说</p>

    “以前啊,陈将军说,洛阳呢,只有北伐才能去到,我们这次不一样,我们运气很好啊,不用北伐了,这就可以见见北国的风光了,哈哈哈哈。”</p>

    高澄召集了许多文士来到了他的开府内。</p>

    “大公子呀,呃,您今天召集咱们来,是想说些什么吗?”</p>

    此人名叫魏收,是史学家,他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叫做温鹏举。</p>

    高澄道</p>

    “嗯嗯,这位一定是温鹏举了,你也很厉害!我今天召集你们来,是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做成了,咱们真的就是中华正统了!”</p>

    大家商量起来,看来高澄是想做一件大事,魏收问</p>

    “呃,大公子,您是不是要和南梁的使臣来场朝堂论礼啊?”</p>

    高澄点头,他说</p>

    “果然就是修史的人!没错,我就是要和他们来场朝堂论礼!南朝打内战,家庭不和睦,这是经常的事情!就这样也配说得上是南朝正统?我倒要让天下百姓心向我们!”</p>

    侍臣顺便再请了一位家进来,他介绍道</p>

    “此人乃是邢邵,当今正是和魏大人还有温大人并称‘北地三才’不过可惜啊,你们都应该听过琅琊榜吧。”</p>

    高澄不屑地说</p>

    “算了吧,那种给点钱就可以让人家在乡野酒馆里吹嘘自己才能的破烂榜单有什么参考价值吗?昭明太子写了《文选》,天下文人,尊他为神,那他排第一自然是实至名归,可是后面什么第二第三名,乱七八糟的牛鬼蛇神什么都有,给点钱就能上去的榜,也就那些大街上的那些没见过世面的老百姓会信而已。”</p>

    大臣们都互相对视起来,觉得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样子,只听见高澄继续说</p>

    “就拿文士榜的第四第五第六来说,连萧续、蔺晨、萧正德这样的人都能排得上号,他们写过诗吗?还没人家萧老七厉害!我信得过北地三才,想对赢南梁绝对没问题。”</p>

    言豫津和萧景睿来到了邺城的朝堂,但是他们没见到高欢,只见到了东魏皇帝元善见,旁边站着一位代领丞相职务的青年,他便是尚书令高澄。</p>

    萧景睿正准备献礼,还没说话,高澄便打断道</p>

    “阁下乃是鄱阳忠烈王之子萧泰萧景睿,是吗?”</p>

    萧景睿道</p>

    “奥,我确实是萧泰,请问尚书令阁下,有什么要咨询的吗?”</p>

    高澄道</p>

    “正所谓‘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此乃孔孟之道,也是礼节的根本,我大魏正是因为大丞相有君子之表率,尊重淮河前线的梁军俘虏,所以自然得到天下百姓信服!如今你入邺城,看看四周,百姓不都是安居乐业吗?再想想你们萧梁的金陵城,流民遍地,饿殍无数,你们萧梁的皇帝,居然铸造大量的铁钱,可真是笑话啊!”</p>

    萧景睿听此言,笑道</p>

    “哈哈哈哈,大公子此言何意啊?所谓君子之道,至道真情,静以修身,俭以养生;静不扰下,民不怨上,下扰政乱,贤不为谋。这话虽然说的是道家的想法,话糙理不糙啊,我想请教一下,在座的诸位魏国臣子,何谓之一个‘静’字呢?”</p>

    魏收走了出来,说</p>

    “形不正,德不来;中不静,心不治。正形摄德,天仁地义,则淫然而自至神明之极,照乎知万物。中义守不忒,不以物乱官,不以官乱心,是谓中得。”</p>

    “人,要心平气和,才能洞悉万物,我却看不出梁国有何心静之处,听说,梁国一直以华夏正统自居,可是,既然不能心平气和洞悉万物,那梁国又何谓之华夏正统呢?当今我大魏克承天下百姓之志,劝课农桑!百姓安居乐业,此乃真正崇礼之法也,孔子在世,也一定会对我大魏华夏正统,赞善有加的!”</p>

    此刻的高欢大营内,杜弼接到了一些邺城官员贪污的消息,便来到高欢面前,问高欢</p>

    “呃,大丞相啊,我听说邺城出了很多贪官,名单有...有这么长啊,您看看如何呀?”</p>

    高欢挥挥手,告诉杜弼</p>

    “哎呀,杜弼呀,我告诉你,我很清楚邺城里面的贪官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过我贺六浑也有苦衷啊!你要知道,宇文黑獭还在长安经常招诱我大魏的臣子啊!还有呢,这南边呢,还有个萧老和尚,人家都说他是华夏文化的最大正统!哎呀,谁叫他儿子写了本书连我们这些北方人都说好呢?我是怕你要求我搞这些贪官,到时候呢,跑到宇文泰的跑到宇文泰那,跑到萧和尚的跑到萧和尚那,那我这个家不好当啊!”</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仙者 江尘烟晨雨 吞噬星空 妖刀记 凡人修仙传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