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琅琊榜史料本 > 第一百五十八章:缺钱的悬镜司

第一百五十八章:缺钱的悬镜司

    蔺晨来到了林府,见到林殊,林殊拉着蔺晨到一边处,私底下开始商量起关于江左盟的事情起来。</p>

    “哎哎,你知不知道最近江左盟的状态是怎么样的?”</p>

    蔺晨坐下来,给自己倒着茶,说</p>

    “嗨...能知道怎样啊?我都好几年不是少阁主了,能认识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少,现在吉忍是江左盟宗主,这问题,你得问吉忍,再怎么说,江左盟永远跟你扯不开关系。”</p>

    林殊道</p>

    “你应该继续管管江左盟的,我听说,贺拔胜离开荆州边境的时候,旋即遭到了侯景的袭击,幸好贺拔胜运气好,只身一人逃回了长安,现在长安这边,韦孝宽写信给我了...他说,可能是元昊还有卓青遥逃到了东魏,现在在东魏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一套组织,那这么说,以前元魏的内外侯官分家了,现在实力最强的就是东魏了。”</p>

    林殊又说</p>

    “孙子曰:‘凡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费千金;内外骚动,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相守数年,以争一日之胜,而爱爵禄百金,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将也,非主之佐也,非胜之主也。’高欢是个舍得花钱的人,情报搜索这方面,他绝对做的足啊,这些年大梁的国库是越来越入不敷出,悬镜司也恐怕要被裁撤了。”</p>

    “我听说悬镜司的经费现在是一减再减,减了又减,减到多少万石已经不知道了,如果不过五万石,那悬镜司连发起在江北的细作搜索都做不了,只能在建康附近想想办法。”</p>

    蔺晨问</p>

    “嗯?当年让夏江去动双刹帮,我们就给了五万石给他,那些可是悬镜司的俸粮,要是不过五万石,悬镜司岂不是要把很多人给逼走?”</p>

    不出宇文泰所料,元昊和卓青遥真的来到了高欢的面前。</p>

    “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注: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接林殊凡兴师十万...非胜之主也。)“</p>

    “当年江左盟把双刹帮给消灭了,不过你们双刹帮运气不是很好,因为你们玩来玩去,怎么玩的过萧老和尚的南梁朝廷呢?不过不用担心,现在你们是我大魏内外侯官的侍中,要钱是可以的,要美人也行!不过,我不管你是什么盟,还是什么帮!都不要在我大魏的地界出现!知道了吗?”</p>

    卓青遥和元昊急忙拜谢道</p>

    “多谢大丞相的厚恩!”</p>

    高欢又说</p>

    “好,该说的,也就说了这么多的,你们要帮我做一件事情,你们都清楚,我现在要探明南梁的情况!探清楚了,我就横扫南梁,攻入建康!活捉萧和尚!这样一来,我想让宇文泰束手就擒,也就简单很多了,关中的人才真是多啊,我很爱惜他们!我不想他们死在战场上!”</p>

    今天的妙音坊生意可算是红火,其中,最贵的客房之中安排了一位大客人,他就是林殊,林殊这次来,不用钱,他只为等待吉忍而来,与此同时,他还让另一人过来见他,此人便是悬镜司的御史中丞-夏冬。</p>

    “林将军,你不应该来到建康,陛下已经下达指令了,你就应该留在江陵,除非朝廷北伐,你私自来建康,这是大罪!”夏冬这么说道</p>

    “陛下其实已经原谅了我了,昭明殿下救过我一命,陛下真的忍心杀我么?他杀了我父亲,他能杀我?他杀了我,也就是诛昭明殿下的心,陛下他老人家这辈子,最放不下的,就是昭明殿下啊!”</p>

    夏冬点头,他吃起了一块糕点,他问林殊</p>

    “林将军,你想知道些什么?如今,悬镜司知道了,吉宗主给了朱异大人价值四万石粮食的献金,可别旨意给我,我悬镜司一心只为大梁办事!”</p>

    林殊说</p>

    “你真的只想为了大梁办事?哼,我不相信!悬镜司现在连江陵还有益州都没法插手!只能放些侦察前线的典签留在宁蛮府,时时刻刻盯着东魏的情况,就算是这样,也不敢轻易跨过国界去搜寻敌人的情况,夏冬,你悬镜司的钱,也没多少了吧?”</p>

    夏冬骤紧眉头,他问林殊</p>

    “林将军!你想查悬镜司的账?这你可是越俎代庖啊!”</p>

    林殊说</p>

    “越俎代庖我不知道,但有件事我可以肯定,你悬镜司连钱都不剩下几分了!这一次,陈将军北伐遭到的失败,悬镜司的不负责也是一个原因!原因就在于悬镜司没钱!夏冬,你还想瞒着这个秘密么?”</p>

    夏冬说</p>

    “林将军,我叔父吩咐过我,不能偏向任何一个人,否则,悬镜司就失去公正了。”</p>

    林殊道</p>

    “拿着闲钱不办事岂不是更不公正?”</p>

    林殊起身,对着夏冬冷笑道</p>

    “哼哼哼哼,夏中丞,你都很想办点事情出来吧?你这些年都办了什么事情了?你也想出人头地吧?你都想像你叔父那样叱诧风云吧?”</p>

    林殊说罢,对着吉忍抬了个颜色,吉忍便让人拿着一箱箱铜钱进来,林殊说</p>

    “这些钱,不是江左盟的,是我这些年和蔺晨经营出来的一点小钱,你核算一下,一共两万五千石,不算多,我要的意思很简单,这不是拉帮结派,我要你做一件事情,你安排足够的人手,查一下淮河两岸是不是有可疑的人出现,我认为东魏已经开始下手来侦察我们了!”吉忍说</p>

    “梅宗主说得对,这事情,夏冬大人,我给了钱给您,我们两边都好说话,这事大家心照啦!毕竟,当年您的叔父,也收过梅宗主的钱,事情让大家知道,大家都没有好处!”</p>

    夏冬满头冒着冷汗,他下定决心了,他现在来到这些钱箱子前,点头说</p>

    “好,我拿!反正我现在是悬镜司的御史中丞,谁又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呢?不过,林将军,我要劝你一句话,不义之财不可赠,失义之利不可收啊!”</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仙者 江尘烟晨雨 吞噬星空 妖刀记 凡人修仙传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