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琅琊榜史料本 > 第六十章:父慈子不孝

第六十章:父慈子不孝

    萧赞来到自己的府邸内,他换上一身十分老旧的便服,带着人马,径直往齐东昏侯萧宝卷的陵寝过去.....</p>

    萧统带着谢玉来到建康居住着穷人的地方,只见一位母亲在给一个孩子喂稀粥喝,孩子喝了粥,大哭起来</p>

    “娘,我要吃肉,我要吃肉!”</p>

    “唉!快看啊!快看啊!临川狗王来了!”小孩子绕着萧统大笑起来</p>

    父母抱走孩子,骂着孩子道</p>

    “闭上你的狗嘴!”又跪下来求萧统饶命“大王,小奴该死,小奴瞎了眼生了这样的狗儿子不知礼节,请大王恕罪!”</p>

    萧统闭了眼睛,叹息一气,没想到萧宏的风评已经差成这样了,他睁眼跳下马来,道</p>

    “诸位,我是皇太子萧景禹,各位着实是辛苦了,今年一定歉收了吧,这是你们种给我们大梁皇室的粮食,每人五石,现在,该物归原主啦!”</p>

    老百姓们纷纷答谢起了萧统,立刻来领粮食了,一边的谢玉让部下拉着两头羊来到路中间,叫着屠夫说</p>

    “来啊,这是太子殿下赠给各位乡亲父老们的两头羊,微薄之礼,请各位收来,来,屠户,杀了羊,大家一起吃肉,吃了肉,才有力气干活啊,快快快!”</p>

    萧统发着粮食,他拉过谢玉,道</p>

    “你跟夏江是也算是同僚,虽然不在一个府里办事,但是呢,你告诉夏江,今天发生的事情,瞒着。”</p>

    谢玉“呃,为什么?”</p>

    萧统告诉谢玉,说</p>

    “我不是想保临川王,我是想保这些老百姓,再亲的父母官,能有多少次可以走下地方去?我们一走了,临川王立刻就会叫人来报复!这事,瞒着,不让临川王知道便是了。”</p>

    萧赞偷偷来到了齐废帝-东昏侯萧宝卷的陵墓前,他带来了贡品,见此处荒废坍塌,杂草丛生,他摆下贡品,抱着萧宝卷的墓碑大哭起来</p>

    “父皇,父皇啊,儿臣不孝,儿臣认贼作父!儿臣不孝啊!”</p>

    萧统和谢玉忙活了一大早,俩人就地找点熟的食物吃了起来,听听民间老百姓流传的一些八卦事情。</p>

    萧统见俩家孩子似乎正在进行着某种“上古”仪式,两颗头骨摆在桌子上,孩子的指头被戳开,流了血,滴在头骨上,俩桌子后有负责搞迷信的人,在进行着某种“发功加持”,很是神秘,萧统便问</p>

    “老乡呀,你们这是做什么啊?”</p>

    老乡便告诉萧统,道</p>

    “奥,哈哈哈,是这样的,太子殿下,这俩家人,怀疑孩子不是亲生的,所以呢,要滴血认亲,怎么个认亲法呢?俩家人把自家先祖的头骨取出来,毕竟这是自家人,所以呢,自家人的血就能融进骨头去,是个这样的做法!”</p>

    萧统回头,问谢玉</p>

    “你信这种东西吗?”</p>

    谢玉说</p>

    “我不信,省的伤了幼小的孩子。”</p>

    萧统回头道</p>

    “奥,老乡,别伤了孩子的手便是。”</p>

    萧赞走出东昏侯的陵寝,见身边有几个侍从,萧赞想起了自己在民间了解的偏方</p>

    “嗯,听说,把血滴在父亲的头骨上,能融的进去,我便是亲生的!”</p>

    萧赞便让保卫自己的下属开始掘开东昏侯的陵寝。</p>

    夜里,萧统回到了太子府,萧统见到自己的弟弟萧纲了。</p>

    “嗯,景宣,你来见我,有何事情啊?”</p>

    萧统从盒子里取了些润喉药吃了进去,萧纲道</p>

    “大哥,最近宫里的一些传闻,您听说了吗?”</p>

    萧统道</p>

    “宫里乱七八糟的传闻我都听过,你越听,越上心,别人就越来劲,你不听,他就不说了。”</p>

    萧纲嘴巴嘟了嘟,背后蔡若音走了过来</p>

    “哟,三叔好呀,这一向,三叔想说什么吗?”</p>

    萧统本来想打消萧纲乱说话的念头,结果还是给蔡若音坏事了,萧纲便道</p>

    “是这样的,大家都说,老二是东昏侯的儿子,现在宫女们都这么说,最近呐,父皇对吴淑媛越来越不上心了,这话呀,都在宫中开了花了!”</p>

    萧统道</p>

    “你们呐,就是因为这样,老二脾气才变得不好的!我记得,他当南徐州刺史的时候,一遇到什么不孝子的案件,就对那不孝子大施刑罚,甚至亲自持棍殴打,为什么?当一个孝顺的孩子很难,这些放肆的宫女太监老这样说他,就更让他痛苦,你说的事情,我也不是不知道,我十几岁的时候,这事就传开了。”</p>

    “十几岁的时候,大家都要强,都有脾气,现在被一群人这么说,就会愤怒,有愤怒,就会有恨,如果老二把这事情越来越记在心头,恐怕有一天,他会孝顺萧宝卷,不会孝顺父皇,这是浅显易懂的道理,你们怎么就不记在心上呢?”</p>

    萧赞把萧宝卷的坟挖开了,他把萧宝卷的棺椁慢慢移开,把萧宝卷的尸骨取了出来,一阵臭气熏天,旁边的侍卫急忙跑开,但是萧赞已经不再理会这么多,他把自己的血液滴在了萧宝卷的头骨上,果然,血液融进了萧宝卷的头骨里面。</p>

    萧赞大哭起来,他抱着萧宝卷的遗骨,哭泣道</p>

    “父皇,父皇,孩儿错了,孩儿对不起你!”</p>

    次日,丁令光的三个孩子跪在了萧衍的面前,萧统,萧纲,萧续。</p>

    “你们三个人的孝心,朕都知道了!最近,有没有去看誉王啊?”</p>

    萧统道</p>

    “儿臣不孝,儿臣因为最近政务繁忙,又进行开仓派粮的工作,所以就没有见誉王了,儿臣曾请誉王一起派粮可是誉王不愿。”</p>

    萧纲道</p>

    “儿臣想去找誉王,可是都没怎么见到誉王,不知誉王去了何处。”</p>

    萧续说</p>

    “儿臣没有去找誉王,请父皇治罪。”</p>

    萧衍“五儿啊,你太过忧虑了,不用治罪,都不用治罪,朕还是很挂念誉王的,小时候,养他的是乳娘,恐怕老是打他骂他,宫里面的传闻又这么多,朕生了这么多个皇儿,每一个皇儿朕都很心疼,很爱护,这是做父亲的职责。”</p>

    萧衍笑道</p>

    “令光,你生下的这三个孩子,每个都很实诚,做父亲的,最喜欢的便是实诚的孩子了。”</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仙者 江尘烟晨雨 吞噬星空 妖刀记 凡人修仙传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