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琅琊榜史料本 > 第十二章:栖霞寺

第十二章:栖霞寺

    建康-栖霞寺</p>

    “这位女施主,您是来拜佛的吗?”</p>

    独孤流光在僧人面前合十双手,行了个礼,她给僧人一些香油钱,道</p>

    “我不信佛,但是,我想目睹一下,宝志禅师的尊容。”</p>

    栖霞寺有宝志禅师的雕像,僧人见独孤流光给了香油钱,将独孤流光送进了禅寺内,门外,一些流民捧着饭碗在禅寺外乞讨,僧人们施舍了粟米,但是没有别的食物了。</p>

    林殊离开了萧绎,他偷偷跟着独孤流光来到了栖霞寺,林殊走进寺庙,回头去,见那些悲惨的流民哭泣着被僧人打发走,不得不叹息道</p>

    “佛也没有办法渡流民啊。”</p>

    林殊见独孤流光背着佛经,他走到独孤流光身边,拿起了两柱香,开始拜佛,独孤流光念道</p>

    “大道常在目前,虽在目前难睹,若欲悟道真体,莫除声色言语。”</p>

    林殊眼神盯向了独孤流光,独孤流光又说</p>

    “烦恼本来是空,妄情递相缠绕,一切如影如想,不知何恶何好!”</p>

    独孤流光回头对林殊笑道</p>

    “这位施主,我见你妄情缠绕,跟着我一路走来了这栖霞寺,不顾好坏,接下来该怎么做,你我该如何是好呢?”</p>

    林殊支支吾吾起来,他解释道</p>

    “啊,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送你件礼物,但是呢,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离开金陵城。”</p>

    独孤流光起身,林殊跟着她,她笑道</p>

    “六镇,什么都缺,但是我既然来的了金陵城,我还缺什么呢?但似乎,你缺少很多东西。”</p>

    林殊“啊,我,我缺.......”</p>

    独孤流光回头对林殊说</p>

    “浊爱缠心不舍,清净缠心自恼,这人呀,最不该有的,就是心里太有爱了,如果一辈子一直记着一个人,得而不求,那多烦恼,不过,我这来金陵城,本想买点东西,可是却花了钱,救了七八个孩子,我也烦恼啊。”</p>

    林殊问</p>

    “什么烦恼?”</p>

    独孤流光道</p>

    “你们陛下信佛,我们元魏也信佛,可是为什么天下却没有活菩萨普渡众生呢?”</p>

    林殊跟着独孤流光离开寺庙,走向金陵城的大街,独孤流光对林殊说</p>

    “你跟着靖王,在荆州,要好好安分守己,如果你安分守己了,梁帝自然会对你不薄,因此我若是离开了建康,你兴许这辈子有机会见我。”</p>

    “香囊,小姐,买香囊吗?”</p>

    独孤流光扭头去看香囊了,林殊急忙说</p>

    “店家,多少钱,我......”</p>

    独孤流光抢先付了钱,林殊问</p>

    “你,你!你是不是?”</p>

    独孤流光打了个哈欠,她说</p>

    “这香味挺浓,你瞎想啥呢?我可没别人。”</p>

    林殊长吁一口气,这可真是吓坏他了,独孤流光问</p>

    “我也不瞒你了,我这次来金陵,也想打听点你们梁廷的风声,不过呢,你是荆州卫军主将的儿子,不过甲骑军侯而已,你若是为了萧梁,也应该不会透露什么给我,但是这位殊哥哥,如果你真的对我有意思,请你瞒着我。”</p>

    林殊道</p>

    “那,我这次,也告诉你一些关于我的事情。”</p>

    独孤流光停顿了一阵,她眼睛扫向阁楼,有些人正盯着他们俩,这或许是悬镜司的人,独孤流光说</p>

    “除了感情,啥也能谈,但,莫说大道,大道理,留着和陛下说吧。”</p>

    林殊说</p>

    “我是,下一任的江左盟宗主!除此之外,别的,我不能再说了!”</p>

    独孤流光抿着嘴,点点头,她说</p>

    “嗯,这样的话,那你得,好自为之!”</p>

    独孤流光走到一家卖炊饼的店铺那,给了几颗铜板,要了炊饼去,林殊跟着独孤流光,问</p>

    “我为什么要好自为之?你解释清......?”</p>

    话音未落,一巴掌拍在了林殊的肩膀上,这位壮汉问</p>

    “我家小姐好心,才愿意跟你说话,你若再耍流氓,休怪我不客气!”</p>

    独孤流光</p>

    “唉!车勒归,别在金陵城闹事,人家可是将军的儿子,我们走!”</p>

    独孤流光同车勒归离开了,林殊只能眼巴巴看着独孤流光越走越远,跟她说话,这可不能着急,着急了,跟这位鲜卑壮士打一架,在偌大的金陵城,这可不是什么好事!</p>

    夏江来到了萧衍的面前,萧衍把上疏放在一边,他问夏江</p>

    “景琰还有林殊在做什么?”</p>

    夏江说</p>

    “奥,靖王去了玉石店,说是要买一颗跟鸽子蛋这么大的珍珠,说是送给荆州卫军大公子的礼物,然后林殊在建康城和一位鲜卑姑娘玩的很欢,我们是不是要对那位鲜卑姑娘......?”</p>

    萧衍愣了一愣,对夏江道</p>

    “嗨!夏江,你还是见事不明,男欢女爱的事情,不就是个黄毛丫头吗,能犯多大的事情?行了,既然都是些生活上的事情,那明天就召靖王入宫,朕,便对靖王多加封赏。”</p>

    萧统同诸位朝廷大臣走进了萧衍的宫中,萧衍对萧统说</p>

    “听说,这次景琰对江左盟的借粮事宜,做得很好,不过,听闻江左盟和郯县的双刹帮有冲突,太子,你怎么看?”</p>

    萧统对萧衍说</p>

    “父皇,江左盟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次,景琰做得很好,江左盟在民间,但是其势力不容小觑,普天之下黎民众多,不尽是好人,今年,江左盟交出了二十万石的粮食,来年,朝廷若再有难处,那当如何?难道又要依靠江左盟的这些孝敬么?儿臣担心,江左盟日后若成盗聚者之地,也有麻烦啊,儿臣建议,朝廷应对江左盟严加控制。”</p>

    萧衍和太子到了后台,他对太子欣慰一笑,他问</p>

    “嗯,景禹(正史中萧统的字是德施)说的好,你的意见,跟御史中丞,还有朕,都差不多,朕的意思是,派你,严加看管江左盟,命夏江,严加控制郯县,不得出半点差错,太子意下如何?”</p>

    萧统道</p>

    “父皇,儿臣不能接这个差事!”</p>

    萧衍问</p>

    “为什么?”</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仙者 江尘烟晨雨 吞噬星空 妖刀记 凡人修仙传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