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琅琊榜史料本 > 第三章:江左五斗米道众(江左盟)

第三章:江左五斗米道众(江左盟)

    次日清晨,林燮骑上马去,十几名赤焰军的骑兵要做个随从,这是要和林殊进京,但是大家尚在准备,谁也没想到,建康方面的梁武帝使者,已经来到了江陵。</p>

    梁武帝的使者是夏冬,夏冬是夏江的侄子,夏冬也是个年轻人,但是呢,叔叔做到了御史中丞,自己自然也要讨个差使,好的接不得,接些小忙,出差奔波,也是应该的,他来到赤焰军的大营,见到了正在准备行李的林燮。</p>

    林燮刚刚骑上马来,见夏冬来此,夏冬言道</p>

    “林燮叔叔,陛下派我来,请您入京商量一些事情,走的时候,务必带上大公子。”</p>

    林燮跳下马来,一旁有一位身修八尺,衣服穿的稀薄,浑身腱子肉的大汉,他是林燮的亲信将军,此人叫做蒙挚,小时候是砍柴的,但是呢,做人可算是自力更生,小小年纪,生火做饭倒买倒卖无所不通,后来林燮跟着萧衍起兵攻入建康,蒙挚便跟着林燮打仗去了。</p>

    夏冬看见蒙挚,问林燮,道</p>

    “陛下不是不喜欢粗人,只是...将军,穿着要检点一些。”</p>

    林燮指示蒙挚</p>

    “蒙挚,你把衣服穿上,咱们要去建康了,江左那个地方看不起粗人,你要注意些。”</p>

    蒙挚“是.......”</p>

    林殊跟了上来,夏冬对林殊揖礼,林殊问</p>

    “陛下是要见我么?”</p>

    夏冬表情看似乎一言难尽,他说</p>

    “确实要见你,我们大家一块去吧,这一路上,我二叔告诉我,你们问我朝廷的事情,我就不回答了,所以呢,一路上,你们也别问了。”</p>

    林殊点点头,道</p>

    “原来如此啊。”</p>

    尽管入冬了,建康保持着一阵清幽的环境,上一次发生在建康的兵祸,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了,当年的萧衍,带着五千兵马,攻打建康,击败了数倍于己的南齐叛军,称帝后,更是励精图治,现在的建康,虽已入冬,却又不乏春风徐来的气息,一切光景,都似乎都在蒸蒸日上之中。</p>

    裴邃和陈庆之一道要面见萧衍,一路上,陈庆之跳下马去,他买了些荸荠,用手搓搓,小刀一挥,割了外皮,直接开始吃了,裴邃下马来,见陈庆之吃着荸荠,对小贩笑道</p>

    “给我也来点。”</p>

    “唉!是咧,老将军,给!”</p>

    小贩给了几颗剥好的荸荠给裴邃,裴邃吃着荸荠,问陈庆之</p>

    “子云(陈庆之的字),为何不赶紧去见见陛下啊?”</p>

    陈庆之哈哈一笑,他把荸荠放下来,对裴邃说</p>

    “江左盛产荸荠,可这光景,这俩篓子的荸荠,少之又少,卖的可算是贵,近些年来,有些店家,不收钱啦,给几块生铁便是,或者说,用盐买,也是对路,可见,陛下修建浮山偃,底下的世家还有商人们,曾曾贪污盐铁,朝廷有需要的时候,他们就花高价,倒卖这些盐铁,底下的百姓,哪还有生路啊?”</p>

    裴邃叹道</p>

    “也确实如此啊,之前,发到朝廷的奏报,说是咱去消灭义州的叛乱,闹得几十万石的粟又没了,麻烦接踵而至,也不知道陛下要做啥,现在,召我们进京,准不是封赏,陛下精得很呐。”</p>

    卖荸荠的小商贩对陈庆之说</p>

    “哎呀,原来您就是陈庆之陈大将军啊,小的在这给您叩头了。”</p>

    陈庆之扶起小商贩,问</p>

    “店家,听说,江左最近出现了个叫做江左五斗米道众的这样的盟会,你可参加了么?”</p>

    裴邃捋捋胡子,道</p>

    “是啊,这个江左盟,说的神乎其神的,说是粮食多的很,进了去,年年纳粮,老百姓就不愁吃喝了,这啊,之前还报到了夏江那里,夏江还写了上书告诉陛下,要把这个江左盟给他犁平了,结果没了下文。”</p>

    小贩告诉裴邃和陈庆之,道</p>

    “哎呀,江左盟嘛,进盟,要交五斗米,听说呢,那个成都的穆小将军交了五斗米,进了盟,说跟老盟主的儿子玩的好得很呢,老盟主的儿子,给了穆小将军一万石的粮食作为奖励,这......”</p>

    陈庆之打断道</p>

    “啊,什么?一万石粮食?”</p>

    小贩似乎说漏嘴了,他哈哈一笑,说</p>

    “唉,江左可有几百万百姓呐,多少人进了江左盟,咱也不知道,不过呢,老将军,倒是不用怕,这老盟主说,今年年关将至,见各地有闹灾,只要陛下说句话,江左盟可贡献粮食。”</p>

    裴邃说</p>

    “一万石粮食,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多少人一年能吃的上五十石粮食?难怪夏江老是说,江左盟可生危险,我们回去跟陛下说说,看看如何。”</p>

    陈庆之点头,他表示</p>

    “听说,那边荆州兵的林燮也要过来,他那个赤焰军,现在算是赋闲了,朝廷得安排点事情给林燮做做,不然,七千人,一年吃的东西也多着。”</p>

    裴邃说</p>

    “唉,我见过林燮他儿子,跟你倒也挺像。”</p>

    陈庆之骑上马去,哈哈笑道</p>

    “哎呀,我年少的时候,就老是生病,到了现在,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将,只能治治兵马,林殊我听说过,他起码,还会拉弓,还会挥槊,槊可重的很,我想呀,陛下一定很看好他,我们,后继有人了。”</p>

    此刻的梁廷,太府卿(职能相对接近户部尚书)的沈追,急急忙忙来到梁帝的面前。</p>

    萧衍这个时候,在诵经念佛,沈追说话着急,道</p>

    “算出来啦,算出来啦,陛下,算出来啦!”</p>

    一边的朱异呵斥道</p>

    “沈追,你虽然是先尚书令的孩子,也未必太无礼了吧?”</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仙者 江尘烟晨雨 吞噬星空 妖刀记 凡人修仙传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